作为社会组织,可以给家暴受害者提供什么服务?

今天是4月19日 !有什么特别吗?

是的,今天是陕西省司法厅关于陕西省实施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》办法(草案征求意见稿)向大众咨询的最后一天。

对此,宣明会会同几家反家暴机构积极讨论,针对儿童保护、社会组织的角色等方面提出改善意见,促进《反家暴法》更好地在陕西落地。

同时,宣明会在西安启动社会组织能力建设培训,在一定程度上提高社会组织工作人员的反家暴敏感性和服务技能,建设大众“暴力零容忍”的社区支持环境,将陕西的反家暴工作推进了一大步。

▲ 陕西省妇女理论婚姻家庭研究会王延萍老师(右一 )介绍培训老师


西安社会组织反家暴现状和需求


4月13-14日,来自西安的16家社会组织、逾30余人参加由世界宣明会支持、陕西省妇女理论婚姻家庭研究会主办的反家庭暴力能力建设培训。这些机构常年致力于青少年、妇女儿童、困境儿童等群体的服务工作。结合反馈机构的邮件情况,综合与社会组织人员电话或见面交谈的内容,发现大多数机构没有接受过系统的反家暴培训,虽然在服务中已经接触到存在家暴的家庭和儿童保护。

▲ 参加培训人员做自我介绍

这些机构对于反家暴能力提升培训项目有很大的期望。参与调研的机构人员希望能够学习专业系统的干预家暴的知识,并与其他社会组织一起形成联动态势,回应反家暴法提出的义务担当,在一线工作中运用专业的社工方法,终止针对妇女儿童的家庭暴力,为创造“童享零暴力”的社区环境共同努力。


从社会性别的角度看家庭暴力


 

王延萍

陕西省妇女理论婚姻家庭研究会秘书长,兼任陕西省妇联第十三届执行委员会委员、陕西省人民政府妇儿工委办公室陕西省儿童工作

智库专家等职。自九十年代后期投身公益慈善服务,致力于社会性别平等与社会工作服务。”

 

 

 

社会性别的角度看家庭暴力,这两者之间是密不可分的。

社会性别观念的形成是一个社会化过程,在社会政策中以及个人社会化的过程中得到传递和巩固。每个人从生命周期成长来看,父母是第一任老师,家庭里的观念会直接传递给孩子;孩子在幼儿园、在学校进一步被老师熏陶,社会媒体各方面的舆论包括政策法规,所有的合力最后形成了我们的社会性别观念。


▲ 王延萍老师请学员们在大白纸画女人和男人 ,每人只能画一笔。

王老师谈到,社会学有一个概念叫刻板印象,是指人们对社会中某个群体产生的某种概括化的、相对固定而且相当一致的看法。例如对男人、女人的刻板印象,大家会认为男人就是坚强的、女人就是脆弱的;男主外、女主内等等。然而刻板印象不能反映现实,会以偏概全。

当我们把这种针对妇女的家庭暴力放到社会文化的大背景之中时,可以明显的看到根深蒂固的男强女弱、男主女从的性别观念,是家庭暴力的根源性因素

所以我们服务的时候先有社会性别的观念,不管是儿童保护还是性别保护,基于性别的暴力,家庭暴力只是其中的一种。

 

儿童保护以体系为本综合应对


 

杨海宇

儿童保护和儿童工作独立专业顾问,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儿童工作智库专家,前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儿童保护专家暨项目官员,在国内从事社会发展和公益慈善类项目工作21年。

 

 

 

2007年修订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》,明确了儿童优先和儿童最大利益原则,确认未成年人享有生命权、发展权、保护权、参与权和受教育权

1990.8.29:中国签署联合国《儿童权利公约》

1991.9.4: 颁布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》

2007.6:   修订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》

2016.3.1: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》实施

2016年《反家暴法》的实施,同时还颁布了两个意见,2月14日国务院《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意见》颁布,6月18日国务院《关于加强困境儿童保障工作的意见》颁布。对于困境儿童保障工作里面有一条明确提到,监护人监护不当造成对孩子的伤害,监护不当就包括暴力侵害。

▲ 小组讨论“幸福和美好的童年是什么样的”

国家已经明确了对受到暴力影响的儿童提供服务,构建县、乡、村的三级网络,强化家庭责任,完善社会主义购买服务,以提供关爱照料、心理疏导、监护干预指导。

杨老师指出:综合性的儿童保护体系构建需要从三个核心领域着手

  • 公众意识提升和家庭教育服务;
  • 健全完善社会福利和儿童保护服务体系;
  • 构建一个儿童保护的立法和政策框架。

家庭暴力个案管理及儿童个案处理



 

刘西重

深圳市鹏星家庭暴力防护中心副总干事,深圳市宝安区婚姻调解委员会副主任,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,反家暴社工。长期在反家暴一线服务。在个案干预和管理、反家暴实务培训、反家暴科普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的实务经验。

 

 

 

刘老师讲到:家庭纠纷和家庭暴力的区别,核心是双方关系是否平等。家庭暴力,原则上是需要到公安局处理,家庭纠纷则可以到妇联进行调解,家暴原则上是不能进行调解的。

家庭暴力的处理需要遵循“以受害人为中心”的原则

由于家暴受害人有多方面的需求,比如安全庇护的场所,甚至需要有警察陪伴回家拿东西,孩子有托管的需求等。仅一方面满足并不足以帮助家暴受害人摆脱家暴,所以这些需求需要有一个人整合并串联起来。个案管理员的角色便是”整合及链接“这些资源,以个案管理的模式开展工作。个案管理员可以由社工、心理咨询师、律师等来担任。

▲ 刘西重老师讲解“基于受害人需求”的反家暴工作内容

童享零家暴,我们可以做什么?

这两天学员们学习了反家暴的一些知识和技巧,作为社会组织我们可以通过项目活动来推动童享零家暴的达成。现场的社会组织分为四组,运用所学到的内容进行”童享零家暴“的项目策划。


▲ 老师与学员项目策划互动

 

▲ 老师与学员项目策划互动

 


▲ 杨海宇老师回应项目策划书

四个小组的项目活动策划很精彩,各位老师也都给出了相应的反馈和建议。

经过从社会性别的基本介绍进入到儿童保护的核心理念,以及儿童保护机制建设,家庭暴力的成因类型,家庭暴力的危害以及安全保护计划,致命性、危险性分类评估,以及相关与《反家暴法》和国际国内的法规政策。培训内容深入浅出、干货满满。

2016年3月1日《反家暴法》正式生效。反家庭暴力是国家、社会以及每个家庭的共同责任,这需要多部门配合。宣明会通过多次反家暴培训推动社会组织的能力建设,为童享零家暴打下坚实基础,同时也引起更多人去关注儿童、促进儿童保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