员工日志:武汉人在广州

作为一个工作和生活在广州的武汉人,今年春节注定是难忘的。但若要写点什么,又不知从何说起……

回家的车票退了

早早订了1月21日的车票,准备带孩子回武汉过年。可计划与现实,相距很远。

回想起来,最初得到新冠病毒肺炎的消息是2019年12月31日——“武汉现不明原因肺炎官方确认属实:已经做好隔离”。之后持续关注新闻。期间也有亲友提出,保险起见,是否今年就不要回去了。然而已经两年没有回家过年,我不愿轻易改变这个决定。但即使坚持,心中仍有忐忑,于是匆忙给孩子补打了流感疫苗,购买了口罩、消毒洗手液,准备在回家的旅途上使用。

▲在武汉父母家,为了迎接我们回家过年,不止冰箱被各种年货塞满,窗台上还摆满了蔬菜。

后来,与朋友的一通电话让我动摇了。那天是1月18日。之前我们已在微信交流过此事,她也劝阻我不要回武汉。但那天的通话,远比大家偶尔的微信交流来得严肃。在通话中,我可以感受到她的担忧,于是我犹豫了。联系过在武汉从事医务工作的同学后,得知事态确实不乐观,我决定和父母商量今年不回去了——彼时,他们还未察觉到任何异常。最终,我决定退票,心里很愧疚,因为爸妈一定很失望。

疫情笼罩下的亲情友情

1月20日,钟南山肯定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人传人。1月23日,武汉封城。事态发展的速度远超所想。

封城当天,闺蜜微信群就炸了。群里除了一人身在武汉外,其他闺蜜都和我一样,人在外省或海外工作,父母空巢在武汉。而在武汉的那位闺蜜,职业是医生。由于时差原因,在接下来的很长时间,群里基本上24小时都在躁动:分享最新的新闻报道,讨论目前武汉的形势,交流怎样在各电商平台抢购物资……一时之间,各种信息铺天盖地涌来,让人分辨不出到底哪些才是真实的。只有大家的恐慌和焦虑,历历可辨……

▲疫情期间在家办公

因为原本我要回家过年,所以父母准备了很多年货,家里的物资并没有十分紧缺。在和我妈视频时,她还开心地给我晒了一遍家里的物资储备,告诉我冰箱塞得满满的,窗台上还种了一排小白菜,足够吃半个月了,让我不要担心。然而,年三十晚上看到家里发来年夜饭的照片,还是让我觉得心酸。一小锅青菜,两小碟小炒,两位老人,寂静冷清。每次与家人朋友通话,反而觉得焦虑的是我,大家都挺乐观的。 

▲在家办公期间,如果有需要我也会回到办公室处理有关事务。

等待,等着回家看看……

在广州生活的我们,虽然受疫情的影响不如武汉大,但也基本是宅在家里。一日三餐,循环往复。于是开始在家捣鼓,收纳整理,料理烘培。今天是三明治,明天是小杯糕,后天是曲奇饼……仿佛日子要激发出我隐藏的生活潜力,让我在斗室内,燃起对生活的热爱。

娃在家呆着,也已经百无聊赖。“妈妈,妈妈”的声音,蜕变成无时不在、无处不有的背景音。每天的网课打卡和动画片娱乐,让户外活动时间与电子设备使用时间严重失衡。需要乘车前往的公园已不在考虑范围了,万般无奈,只得在天气好的时候尽量带孩子到楼下玩一小会平衡车。

▲女儿用电脑学习

现在疫情确实得到了控制,事情也慢慢变好。大家依旧在这场“战疫”中发掘着生活的槽点和笑点。前段时间,看见朋友们聊天说,今年可能要错过樱花季,估计武大的樱花只能独自盛开了。我心里想,清明时节,大家也怕是没有机会踏青春游、行清墓祭以寄哀思了。

不知“武汉号”这艘巨轮何时可以靠岸。大家都在等,我也在等,等着回家看看。

目前,武汉疫情依然严峻。截止至2020年3月11日24时,武汉累计确诊病例49,986例,现有确诊病例13,462例,其中重症病例4,003例。世界宣明会在了解武汉重点救治医院的需求后,计划向湖北省武汉市三家医院捐赠84套各类急需医疗设备,助力湖北省抗疫工作。(文/夏安琪)

 

了解如何参与回应疫情,请点击查看宣明会中国总部香港官网 www.wvchina.org

点击进入专题页面,了解更多相关内容:共同战“疫”│宣明会回应新型冠状病毒疫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