儿童故事:我想回学校

“这段时间不能出门,整个人都胖了。”说起新冠疫情对生活的影响,13岁的阿强第一件吐槽的事就是自己的体重。

今年念初二的阿强,平时与爸爸妈妈和4岁的妹妹同住。但在新冠疫情影响下,由于出门通勤变成了随时可能携带病毒回家的危险举动,因此最近一段时间,在妈妈需要出门上班的周一至周五,妹妹都被送到同城的爷爷奶奶家里住,以防免疫力尚低下的小妹妹“中招”。一家人只能每晚通过视频和妹妹聊天,以解相思。

▲阿强正在完成老师通过网络布置的学习任务。

▲阿强正在上网课。

妹妹常常不在家里,两人一起跑跳玩闹,一起玩乐高积木的机会大大减少;学校虽不安排返校但都开学了,因此,目前花费阿强最多时间的事情还是——学习。早上8点半开始,他就会准时参加线上网课,复习上一学期学过的内容,并在网课结束后,进行自主学习,认真写作业。完成作业后,拍下作业的照片,上传给老师批改。偶尔,晚上也在线上参加家里帮忙报的课外班。这,就是阿强现在学习的新日常。

对于网课这种学习方式,阿强也和广大中小学生一样,直呼不习惯。“上网课比较麻烦,有时候上课会卡,老师点人也不方便,打字也不方便。希望疫情可以早点结束,可以出去,我想回学校学习。” 这,就是阿强当前最大的心愿。

▲阿强在公寓楼顶跳绳。

对于日常生活,阿强则感觉乏善可陈。“听见疫情好像说很严重很严重的样子,所以有点害怕。而且专家说尽量不要出去。所以没什么必要就不出去。”行事慎重的阿强,很听专家的话,这一个月来,他大楼不出,家门少迈。在家里时,偶尔帮忙搞搞卫生;迈出家门则只是到住宅楼的天台上,或是跟家人烧烤一下,或是自己跳跳绳。他从上初中开始便养成每天放学和小伙伴们一起打羽毛球的习惯,但因为疫情的缘故,他已经一个月没碰羽毛球了。

▲阿强在家里帮忙做家务。

阿强的害怕,也并不是毫无根据的。早在2月初,阿强爸爸就在微信小程序“疫况”中发现,他们家附近已经有数起疑似病例,且距离最近的一例仅相隔50米。目前,在他们家方圆2公里内,已有至少4例确诊病例,而距离最近的一例确诊仅与他们家相距约300米。而且,学校为了保证对于学生健康情况的掌握,阿强每天都要向学校报告他的位置与健康状态等等信息。因为这样,阿强一家甚至取消了原本每周三天到奶奶家吃饭这个例行活动。

对于疫情结束后的生活,阿强还有一个愿望:“还想像往常一样,娱乐一下,看看电影。”疫情的到来,令全国电影院被迫悉数关闭,电影全部下线,让素来喜爱看电影的阿强深觉无奈。他很希望疫情能早日结束,大家可以自由出门。这样,他就能像以前一样,不时约上三五小伙伴,或是约上妈妈,一起去看他喜欢的动画片或是科幻片了。

受疫情影响,不少儿童有与阿强相类似的经历——距离确诊病例很近而害怕自己被感染。世界宣明会在回应新冠疫情的计划中,除了捐赠医疗用品等防疫物资外,还提供社会心理支持服务,特别关注那些在疫情期间被隔离的儿童的心理健康问题,从而促进儿童及其社区的社会心理健康。(文/黎韵清)

 

了解如何参与回应疫情,请点击查看宣明会中国总部香港官网 www.wvchina.org

点击进入专题页面,了解更多相关内容:共同战“疫”│宣明会回应新型冠状病毒疫情